自身缺陷造成千古悲剧————刘兰芝被弃之我见(周志云)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管理员 | 日期:2014年2月11日 | 浏览1539 次] 字体:[ ]

摘要: 人们对焦仲卿、刘兰芝爱情、婚姻悲剧的原因有不同的认识,但都存在不足。实际上焦仲卿、刘兰芝爱情、婚姻悲剧的主要原因应该是刘兰芝本身的缺陷。

关键词: 刘兰芝    悲剧    自身缺陷

高中课文《孔雀东南飞》中刘兰芝被弃,千百年来,文人墨客莫不为之扼腕、为之抱恨、为之叫屈,为之名冤。然而造成焦仲卿、刘兰芝爱情、婚姻悲剧的原因是什么?

对此历来存在不少的分析与争论,有人把它归咎于焦仲卿之母,即所谓的封建家长制与封建礼教;这个分析不无道理,但不是很中肯。因为把个人的悲剧简单归咎于制度显然是有失偏颇的,假如现在还有这样的悲剧发生,我们就很难说是社会主义制度造成的。有人认为是焦仲卿、刘兰芝结婚后两三年而无子。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有“七出”之规定:“无子,一也;淫轶,二也;不事舅姑,三也;口舌,四也;盗窃,五也;妨忌,六也;恶疾,七也。”《大戴礼记·本命》亦认为“妇有七去:不顺父母去,无子去,淫去,妒去,有恶疾去,多言去,盗空去。”这里对“无子”休妻已有明文规定。无子即去,无需赘言,焦母为何还要多此一举的讲:“此妇无礼节,举动自专由,吾意久怀忿。”显然此种讲法有不通之处。亦有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分析,他们认为是焦母怕失去爱子的变态心理所导致的悲剧。如果焦母真是这样的话,那她就不会对焦仲卿讲:“东家有贤女,自名秦罗敷,可怜体无比,阿母为汝求。”难道她就不怕秦罗敷是下一个刘兰芝,会夺去儿子对自己的爱?所以此说也存在明显的不足。

但从来没有人或者说很少人会从刘兰芝身上来找原因,我们认为这对焦母来说或许是极不公平的。那么,刘兰芝被弃,刘兰芝本人是否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呢?

    我们很想为刘兰芝辩说,但出于文本的事实,我们只好认为这一悲剧是由刘兰芝的缺陷造成的,讲得确切一些是由刘兰芝本身的不足所造成的。

    为什么这样讲呢?我们不妨从文本入手来进行分析,我们大致可以发现刘兰芝以下不足:

一、刘兰芝勤却不思己过。文中刘兰芝是这样讲:“鸡鸣如机织,夜夜不得息。三日断五匹,大人故嫌迟。非为织作迟,君家妇难为!妾不堪驱使,徒留无所施,便可白公姥,及时相遣归。”很明显刘兰芝是很勤奋的,每天鸡叫就去织布,而且速度不慢。但结果却适得其反,“大人故嫌迟”何哉?刘兰芝根本就没有去考虑自身的原因,只是发牢骚似的讲了一句:“非为织作迟,君家妇难为!”这是无奈的心声,亦是推卸责任、不敢扪心自问的体现。荀子《劝学》中讲:“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,则知明而行无过矣!”祥林嫂尚且懂的反思自己,并且说:“我真傻,真的……我但知道下雪的时候……”而刘兰芝却从没有自省过,这无疑是刘兰芝的悲哀。难道为人媳妇,除了勤奋织布以外就全无他事了吗?

二、刘兰芝狂妄不孝。提出这样一个论题,可能会被刘兰芝的拥趸们骂了,但我们实在是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。焦母是这样对焦仲卿讲的:“何乃太区区!此妇无礼节,举动自专由,吾意久怀岔,汝岂得自由!东家有贤女,自名秦罗敷,可怜体无比,阿母为汝求。便可速遣之,谴去慎莫留!”我们认为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,这恐怕与刘兰芝有莫大的关系。我们知道,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价值期许,都希望自己能够被他人关注、认同与尊重。焦母也应该是不例外的。她家人丁不多,儿子在外,难有机会交谈;女儿尚小,难善解人意;能沟通的只有她的儿媳妇。古人有这样的传统:早晚请安。即所谓的“早请示”“晚汇报”。这是尊重长辈,亦是孝道的表现;但是刘兰芝似乎并没有这样做,她做的只是“鸡鸣入机织,夜夜不得息。三日断五匹”这样不停地劳作,这样的话,焦母就完全被忽略了。试想一老妇人,在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却寂寞难耐,凄苦交加。而儿媳妇似乎对她很不在乎(至少焦母是这样认为的),没有陪她聊聊天,也没有陪她解解闷。这只会令本已孤寂凄苦的焦母更加孤寂与凄苦,日久能不生恨吗?刘兰芝没有发现这个问题,这是她的不孝啊!而后代人还是不能认识到这个问题,那就更悲哀了!

三、刘兰芝不明白事理,即不会主动争取。说实话,刘兰芝与焦仲卿的感情是相当好的,否则也就不会出现后来的双双殉情了。而且刘兰芝打心眼里是不想离开焦仲卿的,但是她没有真正去争取过。我们不妨从她与她丈夫的交谈来分析,“君家妇难为!妾不堪驱使,徒留无所施,便可白公姥,及时相遣归。”她见到丈夫,不是跟丈夫商量怎样去克服困难,怎样去说服婆婆接纳她;而是一开口就讲分手之事。这是不明白事理的表现啊!

如果说跟丈夫的谈话还存在斗气撒娇的成分的话,那么再看看她跟婆婆谈的话:“昔作女儿时,生小出野里,本自无教训,兼愧贵家子。受母钱帛多,不堪母驱使。今日还家去,念母劳家里。”这一番话,颇具外交色彩,但作为跟婆婆的谈话,显然是失败的!为什么这么讲呢?前面讲到刘兰芝并不情愿跟丈夫分开,只是自己跟婆婆的关系不好,而且平时跟婆婆相处较少,现在面对面进行交谈,为何不尝试对她进行解释与说服呢?如果单从这段话来讲,就算焦母原本不是真正想赶刘兰芝走,或许对赶刘兰芝的离去还存在一定的犹豫和一丝的疑虑的话,但当她听到这番话之后,一定铁定心思赶刘兰芝走人了。这更是不明白事理的表现啊!也许有人会认为就算刘兰芝去求焦母,焦母也不会接纳刘兰芝的。但是刘兰芝根本就没有去做,我们又怎么可以判定焦母不会回心转意呢?后文中,刘兰芝回家与她哥哥的谈话亦是如此。

而相比之下,焦仲卿则要清醒得多积极得多。他首先与自己的母亲据理力争:“儿已薄禄相,幸复得此妇,结发同枕席,黄泉共为友。共事二三年,始尔未为久,女行无偏斜,何意致不厚?” “今若遣此妇,终老不复取!”其次,反复叮嘱妻子:“卿但暂还家,吾今且报府。不久当归还,还必相迎取。以此下心意,慎勿违吾语。”最后就算知道刘兰芝要改嫁了,仍然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见刘兰芝。可见其积极争取之心态。

四、刘兰芝不知己,亦不知人。孔子云:“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”而刘兰芝自始至终都没有知人与自知。在文本中,刘兰芝是这样评价自己的:“十三能织素,十四学裁衣,十五弹箜篌,十六诵诗书。”“鸡鸣入机织,夜夜不得息。三日断五匹”。可见刘兰芝自视还是挺高的,她认为自己能织善裁,能弹善写,多才多艺。我们暂且不讲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这一套,其实刘兰芝的这些才干根本就没有很好地展示给她的婆婆看,当然除了“织素”,这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错误!同时,才高即傲物,因而刘兰芝根本没有去了解婆婆的喜好,讨婆婆的欢心,所以在焦母的眼中,刘兰芝的勤奋只落得个“此妇无礼节,举动自专由,吾意久怀忿”“便可速遣之,遣去慎莫留!”的不幸结局。这恐怕与刘兰芝的“不知己,不知人”有莫大的关系!

焦母老年丧子,其痛可知。如果后人集焦、刘二人婚姻悲剧之千古罪名于其一身,又加之以万千唾骂、万千诅咒。试想一老妇人以苍苍之白发,佝偻之身躯,情何以堪?其地下有知,亦恨世人乎?而后人这样作,也是不人道的!

从上得知,其实在这一场悲剧里面,尽管我们非常同情刘兰芝的不幸遭遇,但我们还是认为刘兰芝对这个悲剧要负主要责任;所以,我们出于无奈地说刘兰芝的千古悲剧是她自身的缺陷造成的。

 

注:此文在《中学生导报》2012年第1期发表。


责任编辑:admin
Copyright 2009-2015 http://www.xhhqzx.cn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 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华侨中学 2009-2020
地址: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圭峰东路10号 网站开发:信息技术科组 邮编:529100
电话:0750-6161357 邮箱: xhhqzx123@126.com QQ:
页面执行时间:152.344毫秒  

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粤ICP备 11098944号 |